•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境内投资纠纷

存托银行理财国企债刚兑信仰先后被打破,还有没刚兑产品?

最近除了银行理财暴雷外,国企债市场也崩疯了:2020年10月24日,总资产超过1900亿元的华晨汽车集团证实,发行的规模为10亿元的私募债“17华汽05”未能按期兑付。11月10日,永城煤电控股集团发布公告称,因流动资金紧张,公司2020年度第三期超短期融资券“20永煤SCP003”未能按期足额偿付本息,已构成实质性违约,涉及本息金额共10.32亿元。 上市公司债券违约,在之前不是没有,但那都是民企。国企,往往意味着政府可以帮企业度过流动性难关,这也是国企债“刚性兑付“的信仰来源。 然而, 现在它偏偏就躺下了。信仰坍塌,推倒了最近债市的多米诺骨牌: 不论是清华控股、云南城投,还是平煤和包钢…… ……

华澳信托案件-信托业务史上第一个因通道业务被判承担赔偿责任

一、案件背景陈某某系浙江联众建设有限公司(“联众公司”)和辽阳红美置业有限公司(“红美公司”)的实际控制人,2013年初,陈某某因红美公司有融资需求,在王某等人的帮助下确定了以联众公司为融资主体的信托融资方案。其间,陈某某自行伪造联众公司承建杭州保障房项目的合同,指使林某某(联众公司挂名的法定代表人)伪造联众公司的虚假财务报告,授权王某成立并控制了上海寅浔投资管理中心((“寅浔中心”)等7家有限合伙企业。嗣后,陈某某、林某某等人与华澳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在2013年6月签订了《华澳·浙江联众贷款项目单一资金信托合同》以及相关《贷款合同》、《保证合同》,约定寅浔中心作为委托人,将资金交付受托人华澳信 ……

政府投资基金无法将投资时的固定收益条款作为债权申报

本文节选自微信公众号 原创 柴建刚律师团队 回购对赌实战家 优先股的优先分配与企业破产、清算程序中的法律竞合 根据国发〔2013〕46号《国务院关于开展优先股试点的指导意见》,支持优先股优先分配剩余财产。即公司因解散、破产等原因进行清算时,公司财产在按照公司法和破产法有关规定进行清偿后的剩余财产,应当优先向优先股股东支付未派发的股息和公司章程约定的清算金额,不足以支付的按照优先股股东持股比例分配。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第七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在重整期间,债务人的出资人不得请求投资收益分配。”因此,财金投资公司要求大海纤维公司管理人确认债权的主张,与协议约定不符,亦无法律依据,本院 ……

“关键人物不得离职”能否作为股权转让交割时的条件与筹码?

原创 柴建刚律师团队 回购对赌实战家 柴建刚律师团队在其微信公众号文章中阐述观点如下: 1、将“继续履职”作为股权转让交割条件是否有效? 有效。本案可以看出,法院认可涉案《股权转让》协议的效力,对于投资人要求将公司某些“关键人物”(包括大股东、核心高管、技术团队)继续履职作为交割条件,如果未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方应尊重合同意思自治的效力,股权转让协议是合法有效的。 2、在转让双方对于“继续履职”发生分歧未实际支付转让款时,债权方能否对外转让未受偿债权? 可以。股权转让协议合法有效,对外转让的仅为该股权转让协议项下主张金钱给付的债权,该债权转让并不会导致股权转让协议所载付款条件、股权回购条款的内 ……

股东资格是股东的基本权益,非经法定程序,任何组织及个人不得非法剥夺

案情简介: 一、2002年,世纪公司由张胜才等9个股东成立,注册资本为1200万元,其中张胜才出资61.8万元,占股5.15%。 二、2005年5月25日,世纪公司为解决经营困难,作出董事会决议,全体股东按股权比例追击投资800万元,2005年5月31日到账,任何股东资金不能按期到位,视为放弃股份;其中,张胜才应出资22万元。此后,张胜才未按期投资。 三、2012年6月18日,世纪公司作出股东会决议,公司减资至1138.2万元,其中减少张胜才全部实缴货币出资61.80万元,取消张胜才股东资格;且除张胜才外的其他股东在该决议上签字。 四、随后,世纪公司根据股东会决议,完成了工商变更,将王胜才予以 ……

新加坡首例PCA投资仲裁撤裁上诉案解析

本文来源于采安律师事务所 导语 常设仲裁法院仲裁庭裁决投资者胜诉后,东道国向仲裁地国成功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投资者提起上诉,二审维持原审判决。 2018年11月27日,在Swissbourgh Diamond Mines (Pty) Ltd and others v Kingdom of Lesotho [2018] SGCA 81一案中,新加坡上诉法院驳回投资者对高等法院撤销常设仲裁法院仲裁裁决判决的上诉,维持认定仲裁庭对本案无管辖权。 本案中,上诉人针对新加坡高等法院批准莱索托王国提出的关于撤销管辖权和案情部分终局裁决的申请(“撤销申请”)的决定提出上诉。案涉裁决裁决由常设仲裁法院设在新加坡 ……

海外投资应善用投资仲裁

    据国家商务部统计,2013年中国境内投资者共对全球156个国家和地区进行了直接投资,实现非金融类直接投资902亿美元,同比增长16.8%;到2013年底,累计非金融类对外直接投资达5257亿美元。   伴随对外投资的快速增长,中国投资者与东道国政府之间的争端也时有发生,一些投资者还遭受了较大损失。出于“和为贵”的中国文化传统,中国投资者往往将协商作为解决投资争端的第一选择,但“凡事预则立”,不管是作为迫不得已时的最后选项、协商过程中的战略威慑抑或投资并购之初的风险防范,法律武器都不可不妥为预备。投资仲裁正是最重要的法律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