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 188-0018-6806
  • harveyyan@zhongyinlawyer.com

股东责任承担纠纷

股东知情权纠纷裁判观点梳理-股权代持下股东知情权的裁判观点

原文链接:原创 李毅 朱阳阳 曾伟 iCourt法秀 裁判要旨 1 :名义股东没有履行出资义务,隐名股东不是法律意义上的股东。在此情况下,二审法院认为在名义股东与隐名股东身份存在争议的情况下提起本案股东知情权诉讼,不符合提起股东知情权诉讼的原告身份条件 【案号:( 2019 )京民申 5805 号】 裁判要旨 2 :如股东主动向公司披露其属于挂名股东,不享有公司股东的任何权利,在此情况下挂名股东无权行使股东知情权 【案号:( 2019 )内民申 165 号】 裁判要旨 3 :实际出资人在未变更成为公司股东之前不能对公司行使股东知情权 【案号:( 2017 )湘民再 234 ……

北京三中院:“股东责任承担”法律风险提示

作者:北京三中院 禹海波来源:京法网事 北京三中院提示公司股东,为避免承担有限责任以外的其他法律责任,在公司设立、经营、清算、注销以及股权转让等各环节均需理性识别法律风险,做好防范: 合理安排注册资本,依法履行出资义务2013年底《公司法》修订以后,除个别特殊行业,公司法不再对公司注册资本作出限制,同时将资本实缴制改为认缴制,降低了公司设立门槛,激发了市场主体的创业活力。但是认缴不等于不缴,在适用股东出资加速到期规则情况下,股东认缴出资额越高,承担的责任越大,风险越大。因此,股东要理性对待资本认缴制,根据公司实际经营需要及自身情况合理认缴注册资本,防范出资责任风险。在出资义务确定后,股东要按照 ……

股东不能仅以其代持股为由主张免除清算义务

作者:北京三中院 禹海波来源:京法网事 股东不能仅以其代持股为由主张免除清算义务 基本案情:甲公司注册资本10万元,股东A、股东B各出资5万元。2018年8月,甲公司被行政处罚吊销营业执照,股东未在法定期限内组成清算组对甲公司进行清算,导致公司账册缺失,无法清算。 公司债权人提起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之诉,要求股东对公司未偿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股东B辩称其系代第三人持股,不应当承担责任。 生效判决认为,股东A、B存在怠于履行清算义务的行为,导致甲公司无法清算,应当对甲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即使存在股权代持关系,也系股东B与第三人之间的内部约定,公司外部债权人应当享有公示信赖利益,不能因 ……

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应连带责任

作者:北京三中院 禹海波 来源:京法网事 公司股东滥用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应当对公司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基本案情:2018年4月,法院对原告王某诉被告甲公司房屋租赁合同纠纷一案作出民事判决书,判决甲公司返还王某租金70余万元及利息。 后王某起诉要求甲公司股东徐某、博某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法院查明,2016年10月至2017年3月期间,甲公司累计有340余万元资金转给公司股东徐某、博某。生效判决认为,徐某、博某在担任甲公司股东期间,甲公司资金大量转给徐某、博某,且不能合理说明其理由,造成了徐某、博某个人财产与甲公司财产的混同,属于股东滥用公司法 ……

已具破产原因但不申请破产的未届期限的认缴出资应当加速到期

作者:北京三中院 禹海波来源:京法网事 公司作为被执行人的案件,人民法院穷尽执行措施无财产可供执行,已具备破产原因但不申请破产的,股东未届期限的认缴出资应当加速到期 基本案情:某科技公司于2015年12月6日成立,注册资本100万元。其中李某认缴出资60万元,出资时间为2035年12月5日;冯某认缴出资40万元,出资时间为2035年12月5日。 郭某与某科技公司服务合同纠纷一案,法院于2018年作出判决:某科技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7日内返还郭某30万元及赔偿利息损失。后郭某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法院立案执行后,经执行查询,被执行人某科技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法院裁定终结本次执行。 经过执行异议之后 ……

股东不能举证出资款验资后即转出存在正当理由,构成抽逃出资

作者:北京三中院 禹海波来源:京法网事 股东不能举证其将出资款转入公司账户验资后即转出的行为具有正当理由的,构成抽逃出资 基本案情:甲公司成立于2012年3月2日,原为自然人独资公司,股东为柳某,注册资本为50万元,实收资本为50万元。后公司注册资本由50万元增加至1000万元,新增的950万由柳某以货币出资450万元。2012年3月2日柳某实缴出资50万元。2012年3月9日,甲公司通过转账形式向案外人李某转让50.0080万元,用途为还款。一审庭审中,柳某称其没有证据证明向李某转账的合理性,但其作为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及总经理,该笔转账属于职务行为;即使付款业务单上显示的收款人为李 ……

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作者:北京三中院 禹海波来源:京法网事 债权人有权请求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基本案情:2020年9月,劳争仲裁委作出裁决书,裁定甲公司向雷某支付一次性工亡补助金69万余元。2021年3月,法院未发现被执行人甲公司名下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以及可供执行的财产线索,暂无财产可供执行,裁定终结本次执行程序。 后雷某起诉甲公司股东杨某、姜某,要求其在未实缴的甲公司注册资本本金范围内,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法院生效判决认为,杨某、姜某系甲公司股东,杨某认缴出资200万元,姜某认缴出资300万元,认缴出资时间为2020年11月4日,现杨某、姜某均未按照公司法的规定全面 ……

12